据5月6日媒体报道,浙江杭州的年轻情侣小龙和小西三年内两次裸辞自驾游,每次都持续半年以上,共花费50多万元,还动用了婚房首付。2019年元旦回来后,两人求职遇阻,面试官发现他们有半年空档期,质疑“说不干就不干,没责任心”。父母也责怪他们旅游花钱,当初看中的婚房涨了150万……不过,两人并不后悔。对此,有人称趁年轻是该享受生活,也有人觉得他们不负责任。

  生活不只有诗和远方,还得考虑钱包和婚房。说走就走的旅行,到头来仍旧得回答“回来之后怎么办”的终极之问。那些自认超脱的旅行者们,有多少能不败给柴米油盐的琐碎日常呢?三年两次裸辞旅游的“神仙眷侣”,也在这样的现实下成为话题人物,尽管他们表示自己并不后悔,可是父母的想法显然并非如此。。新世代“享受当下”的响亮宣言,此刻似乎正变得风雨飘摇——见识过那么多世面,却好像错过了更多。这一切,真的值得吗?

  “裸辞”“环游世界”“及时享受”,这几乎是年轻群体最流行的flag了。当然,倘若换个视角审视,我们很容易就发现此等“洒脱人生”的另一面,往往伴随着低储蓄率、啃老、超前消费以及过度借贷。事实上,这一人群的抗风险能力极其孱弱,要是没有六个钱包兜底,甚至很可能撑不过一次稍大的“变故”。小龙和小西三年两次裸辞花费50万自驾游,成全了他们的“任性”追求。但终究,这只是一种偶然、一种幸运。

  当年轻人对老一辈人“自我压抑”“为钱而活”的生活理念嗤之以鼻,很多人无形之间正在走向另一个极端。彻底的消费主义,彻底的自我放飞,以年轻之名,所有的“放纵”都被赋予了某种正当性乃至优越性。“趁年轻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遇见全世界,青春不后悔”,这些鸡汤式的箴言、口号,激励了一大批年轻人辞别职场、踏上旅途。然而,这到底是勇敢的冒险,还是懦弱的逃避,仍是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

  据小龙和小西父母测算,裸辞旅游、延误买房,一进一出差不多共搭进去了两百多万。诚然,旅途的风景和积累的阅历是无价的,可是金钱投入如此之巨,我们还是不免好奇,这笔“损失”最终要如何弥补、由谁弥补?自己对自己负责的人生可敬,而若要他人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买单,就有点可悲了。生活从来不是理想主义的乌托邦,工作、赚钱,然后才是消费、享受,这套秩序很无趣很沉重,却是最真实的游戏规则。

  “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别真相信了这套话术,自诩是“生活家”。毕竟,除了回忆和照片,绝大部分人还是需要攒下点别的,以应对不可测的未来。(然玉)

返回顶部
 Sitemap1|Sitemap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