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日前,乐评人邓柯在微博上指出一段音乐网课的诸多错误,并配发了相关网课视频。该网课教师张一方曾就任于中央音乐学院。事后,该教师已经从音乐学院离职。据邓柯列举,该网课讲解视频中,一些基础知识点出现“低级错误”。此外,网课视频中还包括唱错唱名、认错音程等基础技能的错误。邓柯认为,这些都是非常基础且重要的内容,小学阶段就涉及了,中央音乐学院的教师不该是这种素质。

  之后,事情很快得到了还原。原来这位“张一方老师”并非中央音乐学院的老师,只是劳务公司派到该校学生处的行政工作人员;另外,该视频是她到该校之前的个人行为,与中央音乐学院并无太多瓜葛。可以这么说,张一方是一个“三无人员”:无中央音乐学院编制、无教师资格、无应有的音乐学识。

  这看似是误人子弟的个案,背后反映出的却是在线教育平台发展中一直存在的乱象:谁来严格筛选教师?谁来监管课程质量?

  这几年,由于准入门槛相对较低、政策体系不健全、利润空间较大,在线教育行业吸引了大量的人和资本的涌入,得到了蓬勃发展。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最新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2.01亿,较2017年底增加4605万,年增长率为29.7%;手机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1.94亿,较2017年底增长7526万,增长率为63.3%。

  然而,规则的缺失、经验的不足、发展阶段的不成熟,不可避免地导致了在线教育的“野蛮生长”,这个领域存在的乱象也十分严重。比如,多数机构缺乏“办学许可证”,很多互联网教育企业只拥有工商部门颁发的营业执照,而缺少教育部门颁发的办学许可证;又比如,在线教师的准入门槛缺乏监管,教师队伍鱼龙混杂,多数教师甚至连教师资格证都没有,课程内容良莠不齐。

  以张一方的课程为例,学生大多是计划参加音乐教师资格证的考生,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未来将成为音乐教师,如果没有被曝光,听了课程的学生将来再去教学生,那我们未来的音乐教育将会变成什么样?可以大胆地推测,在野蛮生长的网课市场里,“张一方”绝不是个案,在不同的网络课堂上,恐怕还有更多的“张一方们”依然活跃着,招摇撞骗、拼命捞金。这一现象显然需要尽快得到解决。

  不过,网课的好处也是不容抹杀的。相比传统教育,在线教育拥有很多便利性,学生足不出户就能享有更多教育资源,尤其是其能够很好地满足于学习者随时随地、名师直播课、一对一辅导等需求,已经越来越成为学校教育的有力补充,甚至是教育方式的一种未来趋势。网课虽好,但也不容“野蛮生长”。

  因此,有关部门应该本着支持、鼓励的态度,在充分考虑到网课的特点、属性的基础上,尽快出台相关的政策法规予以规范和引导,面对新业态的“野蛮生长”,宜疏不宜堵,但必须及时遏制,以便让其更好地发挥公办教育、学生个性化成长的补充作用。

  规则的缺失、经验的不足、发展阶段的不成熟,不可避免地导致了在线教育的“野蛮生长”。(张炳剑)

返回顶部
 Sitemap1|Sitemap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