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让儿子考到市区最好的高中,让儿子成长成材。”这是37岁的杨燕最大的愿望,她是苏北某县的一家服装店老板。

  因为丈夫常年在苏州打工,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回家团聚,教育培养儿子的重任落在了杨燕的身上。除了在当地商贸街开了一家服装店,她平时生活的主要重心都围绕着儿子。

  3月8日,她还跟好朋友说,觉得自己能教育好儿子。仅仅10天后,3月18日上午,这位母亲被发现死于家中。据当地警方通报,3月16日晚,儿子王晓(化名)因不服杨燕管教,双方发生激烈冲突,致杨燕身亡。

  3月19日,今年13岁的王晓被取保候审。目前,该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优等生”弑母

  “悲剧”来得毫无征兆。3月18日,星期一,王晓本应参加考试。班主任见不到人,也联系不上母亲杨燕,便拜托一位学生家长“上门看看”。这位家长发现其家门口有些未干血迹,于是报警。

  警车驶入后,原本平静的小区立刻沸腾起来,小区里三层外三层挤满附近居民,“太意外了,挺好的孩子怎么会……我们都不敢相信。”一位居民说。

  中午11点,在离家200米左右的茶餐厅厕所,警方找到了王晓。事发后,他独自待在这间茶餐厅,已超过40个小时。

  “男孩在店里坐了一天,一句话也没有讲过。”餐厅服务员王女士回忆,王晓点了一杯7元的白开水,就着自带的饼干吃。她后来觉得很奇怪,就报了警。

  王女士说,男孩被警察带走时出奇地平静。警察问他“知道妈妈死了吗”,他说知道。“很顺从,完全没有挣扎,就跟着警察走了”。

  案发后,各种版本的说法在小县城里流传,包括孩子成绩下滑、沉迷于网络、母亲威胁摔狗等种种细节。

  杨燕的亲属赵先生介绍,3月19日,他在当地派出所了解到一些案情。3月16日晚上7点多,杨燕从店铺回家后,发现儿子在家中玩手机游戏,两人发生争执。母亲冲上去抢手机。一气之下,王晓把手机摔在地上,杨燕就弯腰去捡手机,正要起身时,王晓从厨房拿出一把菜刀,砍向妈妈的后脑勺,随后杨燕就倒在血泊中。这时,旁边的一只狗不停地吠叫,也被王晓用菜刀砍死。

  该消息未获得当地警方的证实。

  而在周围街坊邻居眼中,王晓一直是个“优等生”“乖孩子”。

  吴娜的服装店和杨燕的店相邻。吴娜自称看着王晓长大。她回忆,六七岁时,杨燕经常带王晓到服装店,小男孩从不乱跑,整个下午都在写作业、看书。“可能因为父亲常年不在家,孩子的性格有些内向,也从来不会主动喊人”。

  去年,王晓参加小升初考试,因为差了几分,与当地最好的初中失之交臂。为了“帮家里省几万块钱”,他去了当地一家初中的分校读书,目前正在读初一。

  “连轴转”的母亲

  “早上起床忙到现在,还是在我的小店舒服。”3月15日下午两点,这是杨燕生前的最后一条朋友圈。杨燕服装店周围的商户都觉得她“为人和善,很容易相处”,每次有些美食,她都会主动和“邻居”分享。

  为了让儿子有机会接受更好的教育,夫妻二人在市区贷款买了房。丈夫在苏州做工程监理,除了逢年过节很少回家,“他赚得不少,家底还算殷实,但顾不上孩子教育”。

  3月16日下午5点,杨燕像往常一样早早关门,她又要去接孩子。在商户张女士眼里,杨燕的生活完全是“家-学校-服装店”三点一线:早上6点起床做早饭,7点送孩子上学,8点买完菜到店里择菜,10点准时回家做饭,然后接孩子……

  “去年夏天下大暴雨,杨燕想起儿子没带雨伞,二话不说立刻骑着电瓶车去送伞。”张女士说,杨燕的生活很平淡,圈子不大,朋友也不多,偶尔会和朋友打扑克。“她年轻又漂亮,这些年全身心扑在孩子身上,是个称职负责的好母亲”。

  在张女士的印象中,自从上了初中,王晓很少去母亲店里,即使去,也是很安静地坐在那里,“很多时候在玩平板电脑”。

  杨燕也曾向张女士抱怨,孩子写作业时经常走神儿,她好几次发现儿子呆呆地坐在书桌前,抠手指、咬指甲、摸东西,一不留神就过去半个多小时,题目没做几道。之后,为了监督儿子学习,杨燕把儿子的床搬到了自己屋里,“可能因为这个让孩子心理发生变化”。

  在张女士看来,杨燕的教育方式“虽然有些强势,但很尽心,也很尊重孩子”。

  有一次,她看到杨燕在和儿子“拌嘴”。王晓轻声说了句“你烦死了”,杨燕就立马不说了。

返回顶部
 Sitemap1|Sitemap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