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的长沙,中午时分,闷热得让人昏昏欲睡。但肖恒全却像只蚂蚁般勤奋地换乘着地铁、公交车,不停地缩放手机上的导航地图,奔走于河西和城南的楼盘。

  9日下午,他删除了微信朋友圈里面的鸡汤散文,换上了雨花区树木岭附近两楼盘的户型和外景照片,一句“大房的梦想,too young too simple”,在朋友圈引起少许唏嘘。

  “我有面包,你给我爱情就好了”

  28岁的肖恒全毕业于湖南省内一所高校,本科研究生都是读的电气工程专业,现在一家轨道交通科技公司上班。女友小杨在学校里做音乐教师。3年多来,勤奋刻苦的小肖甚得老板信任,从新员工做到项目小组长,“每个月扣除七七八八还有七千大洋!”

  自去年7月来,长沙市内5区新开的楼盘,但凡均价在1.1万元/平方米左右的,他和女友基本都看过。当时的梦想就是集两家之力,买一个120平方米左右、三房两厅的房子,以备将来三口之家和父母探访时居住。其中几个相中的楼盘都参加了抽签,可惜好运都擦身而过。

  但春节后,往日的努力宣告失效,买房的功课得从头再来。

  这都因为大年初二那天去益阳拜年时准岳父的一席话——他们老两口在节前已经给女儿买了一套45平方米带精装的公寓小房,位置在长沙市雨花区沙湾公园附近,“房子以后是留给你们的。今后我们来长沙,可能会住在那里。”

  席间,准岳父表示,自己已经50多岁了,老伴也退休在家,两人收入不高,但会尽力给小肖他们一些支持,比如装修的花销等;并建议他们量力而行,买个80到90平方米的就行。

  性格稳健的肖恒全把一肚子的不满压在心里。为了保持首次登门的“欢乐气氛”,他只是表示,会回去和父母商量。但自此心里有了一个结,有些怀疑自己怎么好像碰到了电影里的桥段——结婚应该两个人共同为生活努力,而不是这样算计给自己留后路吧。

  饭后散步时,女友小杨看着闷闷不乐的肖恒全连忙解释,这样做并非“未雨绸缪,做好了将来的打算”,而是多一套房子万一今后家里有啥事,有一个可以支配可以增值的财产。而且大学几个同学也都是这样“先面包后婚姻,也其乐融融”。

  话题抛到了小肖父母的家里,老两口一脸惊愕,此前到长沙帮两个孩子看房时,都一直按照买大房子准备的,从来没有人讲过这个新思路。

  肖母和丈夫商量了几天后,作出无奈的选择:从读大学认识到研究生,两人谈了5年也不容易,女孩工作也稳定。如果决定新年把婚结了,就赶紧先买房,二手的房子合适也行。做父母的勉力拿出50万元作首付,其余就看两人自己奋斗了。

  “黯然销魂者,人房两空时”

  传说七年之痒的婚姻,谭茵只用了5年就画上了句号。原因是丈夫小何酒后的超大嗓门和拳头。30岁的年纪,形单影只,更伤神的是,可以落脚的房子也属于前夫。

  2019年春节前,她交完自购房的首付,在厚厚一沓合同上签下名字之后,一想到不必再颠沛流离,很久她都没有离开银行三楼的房贷小屋。

  身材娇小的谭茵是安徽人,在长沙读大学时结识了男友:一个陕北小伙在足球场上信心满满地奔跑,壮实的身板和华丽的脚法迷住了低他一年级的学妹。大学几年中,在球场外喝彩助威,一同看英超西甲赛事成了最甜蜜的记忆。

  “觉得和他在一起,什么风雨都不怕!”2010年谭茵考了公务员,男友小何则在一家居公司做市场营销,走南闯北地推销公司的整体式家具产品。

  3年后的生日那天,小何与谭茵成婚。此前,“爱情小屋”早已购齐——长沙岳麓区梅溪湖附近一个140平方米的三居室,首付40多万元是小何父亲打的款。临走前老人说,“房子定了,你们要把这个小家搞好,不要意气用事;在外不容易,有啥事告诉我们,希望你们生活美满幸福……”谭茵感动得眼泪不住地流。

  到了2018年,他们居住的楼房价格从当年的7000出头已经涨到了1.5万元平方米。对谭茵而言,升值的喜悦只换算成了离婚补偿的数字:房屋在丈夫名下,首付是公公支付。虽是两人一起还贷,但分手时她能拿到的少得可怜——4年夫妻还贷的支出20多万元,已经是经法律人士测算过的含有房屋增值补偿的最佳答案。

  长沙金凯华律师所罗秋林律师告知,婚姻法司法解释3中规定,婚前买房签订合同,支付首付并在银行贷款的一方,离婚时为房屋所有者。另一方则依法获得以夫妻共同支付的还贷金额部分及相应的房产增值部分。因而,现在的青年靠父母支持在婚前单独购房的已不鲜见。

返回顶部
 Sitemap1|Sitemap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