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搞怪叫喊的“好嗨哟!”声音通过手机传进万千青年的耳朵里,短视频类手机App的用户量随着歌词中“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冲上了顶峰。

  经历了2016年以前的开发布局后,短视频App的用户和流量在2017年快速增长,2018年迎来了全面爆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目前市场上已有超过百款短视频App可供下载,今日头条、腾讯、百度、新浪等互联网巨头往往是这些“网红应用”的幕后投资人,强大的资金投入和流量推广,让许多年轻人成了“刷屏一族”。

  问题随之而来——每天动辄用两三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沉浸在短视频界面里,正在让许多年轻人悄悄跌进沉迷的“泥潭”,有的生活、学习受到影响,有的甚至难以自拔。

  “爽”并荒度着的时光

  大三学生梓潼每天最关心的事就是手机的电量是否充足,从睁开眼的那一刻起,手机和身体仿佛融为一体,电量不足这件事万万不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梓潼2018年3月开学后喜欢上了刷(指频繁浏览)“抖音”短视频,日渐迷恋,下半年升到大三,课程不多,也不能离开学校,她每天有大把的时间窝在寝室里“刷刷刷”。

  梓潼喜欢看搞笑和美食博主推送的内容,让自己特别轻松,还能了解城市的大街小巷有哪些好吃的,有时还会看看“吃鸡”游戏的短视频,给自己增加“实战经验”。

  “只要没事就会刷。”梓潼说,如果一天没课的话,可以从早上醒来就一直刷到中午,吃完中午饭再继续刷。她感觉没课时看一天手机也不算什么,反而“很爽”,“每次刷到不想再刷的时候总感觉内心很愉悦,但大脑很空虚,什么也记不住。”

  梓潼形容自己现在的大学生活是“爽并荒度着”。在梓潼身边,和她有同样刷短视频爱好的同学并不在少数,许多同学都是在消磨课余时光的过程中接触了短视频,渐渐产生依赖,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大学不都是这样过的吗?”梓潼反问。

  夏晚喜欢上刷短视频是因为感觉“孤独”,她有一个异地恋的男朋友,在老家的县城工作,两人很少见面,她常常希望男朋友能到自己所在的省城工作,但男朋友迟迟没有行动,两人经常为此吵架。

  刷短视频是夏晚缓解情绪的一种方式,有时一刷就是一整天,经常对着同一个短视频平台“刷到想吐”,到了第二天依旧忍不住打开继续刷,“一是看搞笑的视频会慢慢不生气,二是打发没人陪伴时无聊的时光”,男朋友也没什么安慰她的好办法,经常对她说,“无聊就刷短视频,没流量我就给你充。”

  从最初的新奇、好玩,到现在感觉自己更寂寞,甚至厌恶每一段10来秒的视频内容,夏晚觉得,自己并不开心,但只能找到这种无聊的方式来缓解自己更无聊的生活。

  卸载了又下载,怕跟不上潮流

  莎莎一度把自己常用的短视频App都卸载了。去年年初开始迷恋上刷短视频的她,渐渐意识到自己沉迷其中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那时,炫酷的片段、奇特的效果、高颜值的小哥哥小姐姐都是吸引莎莎的重要因素,“几乎每天都要刷四五个小时。” 莎莎说,时间消耗了,但笑过、炫过之后并没什么收获,反而自己“拔不出来”。

  然而,一次聚会时朋友的妹妹唱了一首短视频App上特别红的歌曲,莎莎完全没听过,而身边很多朋友都会唱。莎莎有些心慌了,她感觉自己和玩短视频的朋友之间产生了“代沟”,接不上朋友的“梗”让她难受。

  为了“跟上潮流”,莎莎再次下载了几个短视频App。“短视频是潮流指向标,朋友都说短视频用语,我不知道,就会觉得自己很土。”

  为了防止莎莎再次沉迷其中,男朋友借着最近备考一项资格证考试的机会,在学习时没收她手机。莎莎现在刷短视频的时间减少了很多,一方面是有人管着,此外她也意识到流行时尚并非不可接触,需要有序有度,毕竟前途为重。

  贵州民族大学传媒学院新闻系教师王橙澄分析,手机短视频突出细节、放大特色、互动性强,能给人们带来密集的短期快乐,非常适合移动传播,走红是一个必然趋势,不可能视而不见。

  她认为,不能把短视频App看成洪水猛兽,这种新传播方式有其积极的进步意义,对于年轻人来说,适可而止使用是个很好地工具,需要解决的是沉迷其中的问题。

  刷15秒容易,看本书太难

  “刷视频谁还去看书?”莎莎回忆,自己还是一年多之前读了《活着》和《我们仨》两本书,直到最近备考才重新回到书桌前。

返回顶部
 Sitemap1|Sitemap2